教父

      电影的婚礼开场,让许多人感到烦闷,看完之后,却回过头来回看一遍,这婚礼既是开端,又是电影与小说的完美结合。
      
这婚礼,主要讲述了几点内容:
一、唐·维托·科里昂的身份。
        小说当中,马里奥·佐普用单独故事的形式,讲述了三个“可怜人”,殡仪馆老板、约翰·方坦、蛋糕店老板。用他们的走投无路,来衬托唐·维托·科里昂的“救世主”身份;用卢卡在台阶上背台词的桥段,表现出唐·维托·科里昂受人尊重。——关于这部分的详细内容,可参见我的文章——
二、科里昂家族的社会地位。
        科里昂家族婚礼,除了个别法官没有到场外,几乎全都来了,这表明科里昂家族的政治影响力。其中有FBI抄车牌这一桥段,小说当中已经表明,唐·维托让众人不要开自己的车,这体现出教父的谨慎,仔细。同时,美国政府对黑手党的时刻关注,也为后来迈克枪杀警长埋下伏笔。
三、几个主要人物的性格。
        首先是老教父唐·维托·科里昂的三个儿子。
        大儿子桑尼诺,一出场就与别的女人调情,后来,教父派汤姆找他时,发现他正在二楼和人偷情。
除此之外,桑尼诺到外面,见到FBI抄车牌,心中不爽,一口浓痰吐在地上,见到记者,二话不说将记者的照相机摔烂,接着,桑尼诺怒气冲冲地从兜里拿出钱,扔给记者,记者摊开双手,很是惊讶,这些细节都在阐述桑尼的性格,敢爱敢恨,脾气火爆,却不欺凌弱小。
百度百科里介绍,好色的大儿子,其实是错误的。
桑尼诺是侠士性格,他虽脾气火爆,却继承了教父的家风——不欺凌弱小,这种性格为他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。他身材好,下体技巧也棒,与他偷情的女人叫做露西,露西也是真正爱上过桑尼诺,她欣赏敬重桑尼的男儿本性英雄气概。
        二儿子弗兰迪,一出场就对迈克的女朋友挤眉弄眼,将脸贴过去想一亲芳泽,迈克提醒他,他才知道凯是迈克女友。
弗兰迪被说成胆小怕事,性格懦弱,其实,弗兰迪才是标准的花花公子,他不学无术,却又没有家族观念。老教父不仅对他不冷不热,甚至不信任他。
三儿子迈克,第二代教父,也是故事的主人公。
        迈克一出场,便是军人打扮,领着女友回来,不同于大哥二哥,迈克有自己的人生规划,走自己的路,他无心家族事业,他是唐·维托·科里昂三个儿子当中,最优秀的,也是最像教父的。
按照弗洛姆的观点,父爱是有所偏颇的,他总是喜欢与他最像的孩子,这孩子便是迈克。
电影一开始便已表现明白。
        家族要拍全家福,老教父问,“迈克在哪儿?没有迈克我不照。”
        为什么老教父那么喜欢迈克呢?我说迈克与教父相似,或许太过笼统。
        老教父科里昂走上黑道,完全是迫于生计。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和自己一样,他送几个儿子读书,希望他们将来拜托违反生意,他希望桑尼诺当律师,“律师用皮包偷来的钱,比强盗多得多。”,他对桑尼诺说,但桑尼诺不喜欢,他喜欢黑道,他也适合黑道,他亲眼目睹了教父杀人,并告诉教父,他能做得更好!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。
        这是教父的人生信条,于是,他不反对桑尼诺的选择。
        二儿子弗兰迪是个纨绔子弟,只适合当个花花公子。
        三儿子却不一样,他无心家族生意,去念书,去深造,去参军。
        教父是意大利人,他觉得他没必要为美国人打仗,他阻挠迈克,甚至在迈克的体检时做手脚,但迈克还是坚持去参军了他喜欢迈克的另一个原因是,三个儿子之中,只有迈克最有主见——迈克敢违背教父的意愿。婚礼一场戏是整部电影的重头戏,交代了众多角色,塑造了主要人物的基本性格。婚礼也象征着科里昂家族的巅峰时刻。婚礼落幕后,便是《教父》的主线故事,塔塔利亚家族想要贩毒,索拉索请求教父帮忙。
        我介绍一下塔塔利亚家族。
        塔塔利亚家族属纽约五大家族之一,其赚钱的主要手段是女人和毒品,索拉索早年玩刀,和桑尼诺差不多,属于武斗派,他派人暗杀教父。
        在谈判过程中,桑尼诺和汤姆明显赞同毒品交易,汤姆城府很深没有表现,桑尼诺却插了一句话,他说:“塔塔利亚家族会保证我们的投资……”
        这话很有意思,这话表明了桑尼诺的立场,他是站在赞同贩卖毒品的,正因为他骨子里赞同,所以顺着塔塔利亚的构想,提出了一个与切身利益相关的疑问——谁会保证投资!
这句话是教父战争的导火索。他让索拉索以为,桑尼诺有意毒品生意,也让索拉索发现了科里昂家族的裂缝。这就让他有了暗杀教父的想法。在教父的世界观里,家族是高于一切的。
因为黑帮,不像美国政府那样,有各种明面的权利,甚至有庞大的战争机器维护其统治,黑帮想长期统治下去,忠诚、家族内部团结一心是必不可少的。因此,在后面剧情当中,弗兰迪帮着莫·格林说话,惹恼了迈克,因为他违背了家庭团结不容亵渎这一基本准则。
        桑尼诺的话出卖了唐·维托·科里昂,于是,索拉索实行了刺杀计划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弹的教父
        唐·维托·科里昂边跑边叫二儿子弗雷多,这时,抢手拿枪射击,弗雷多打开车门,拿着枪哆哆嗦嗦,枪声将他手里的枪吓掉了。
在这之前,老教授有个御用司机,叫做保利。保利佯说自己病了,向弗雷多请假,弗雷多便顶替保利,给父亲开车。
保利除了是教父的司机外,更充当保镖的角色。倘若,这个时候在教父身边的是保利,那么,索拉索的刺杀计划就未必能成功了。
保利告假,让教父心中有一丝疑惑,但和平年代太久,他并没有太过在意。再者,他也不相信塔塔利亚家族敢刺杀他,(上文说过,塔塔利亚家族依靠毒品和女人,这是教父所不耻的行为)就是这么一丝疏忽,一丝傲慢,让他挨了五枪。
        但很快,教父就从这次教训中吸取了经验,他看透了塔塔利亚,也看透了弗雷多不能成事。
保利是弗雷多举荐的,保利告假时,弗雷多信誓旦旦对父亲说:保利是个好孩子,完全没有怀疑保利;而当危机来临时,弗雷多毫无作为,完全不能扛起家族重任。教父在黑道滚打摸爬,知道不能有半分马虎,而弗雷多完全是个草包!所以,教父“流放”了弗雷多,以免他被五大家族暗杀。
痛苦的弗雷多
        教父负伤住院以后,整个科里昂家族顿时沸腾。这个时候,汤姆被索拉索绑架,生死未卜,杀手卢卡一直联系不上。桑尼诺从未处理过这样的局面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境。
他接到线报,知道叛徒是保利,让保利的老大克莱门扎处理这个叛徒,并让所有人知道。迈克在与女朋友凯看完电影后,凯看到了报纸,叫住迈克,告诉他,“教父受伤,生死未卜。”
迈克赶回林荫道的家中,被桑尼诺安排了一件小事儿,接听卢卡电话。
这让迈克觉得愤怒,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做的更多,但他城府很深,没有表现出来。
这时,凯打电话过来,询问教父伤势如何,并让迈克说一句“我爱你”。
迈克以看望父亲为由,与凯去约会。
这真的是约会
        当迈克赶到医院时,所有保镖,守卫都被拿了索拉索金钱的警察给撤走了,迈克临危不乱,守在医院外头,看见索拉索暗杀教父的人开车过来,迈克的手藏在衣服里,假装自己有枪,吓走了杀手,杀手告诉索拉索,索拉索找到那黑吃黑的警察,质问他为什么没把人撤走,警察来到医院,见迈克在医院门口守着,顿时火冒三丈,打了一拳。这一拳很严重。迈克常常淌鼻涕,嘴也歪了,几乎就是毁容了。索拉索刺杀教父的举动,激怒了迈克。迈克的愤怒主要有两点,一是愧疚;二是父子天性。父亲被刺,度过危险期,外面也有一群人保护,已无大碍,所以,迈克才与女友凯烛光晚餐加啪啪啪;然而等他到医院时,不仅没一个守卫,甚至教父身边护理的大夫都没有了!这让迈克心生愧疚,倘若他早来一会儿,也许就能知道为什么没有守卫,也许就能杜绝这件事儿,因为这件事儿很可能要了教父的命;再者说来,索拉索买通警察刺杀教父,触动了迈克底线,教父不是没有被刺杀过,但这么丧心病狂想置教父于死地的刺杀,却是头一遭,父子天性,让迈克心中升起了一团复仇的火焰。这个时候,迈克就想杀死索拉索了。索拉索用了三招想刺杀教父,全都失败了。科里昂家族针对塔塔利亚的报复也开始展开,纽扣人在纽约街头闲逛,他们得到了桑尼诺首肯,可以射杀任何塔塔利亚家族成员,一时间让塔塔利亚损失惨重。
        索拉索知道,必须尽快除掉教父,但尽快除掉的前提,是要先安抚狂暴的桑尼诺,于是,索拉索提出和谈。但索拉索不敢与桑尼诺和谈,因为只要他敢露面,迎接他的就是死亡!
他希望与迈克和谈。
        为什么索拉索做出这么个决定呢?
        一,迈克是“平民”。从不管家族业务,虽然出生黑帮,却没有一点黑道特质,迈克是穿着常青藤的大学生,参加服役,得过英雄奖章,和许多当时美国大学生一样,迈克没有任何黑道背景,没杀过人,甚至都没有打架斗殴的经历。
        二,警察打了迈克,迈克没有还手,是个软蛋。
        三,索拉索年轻时玩刀,是个武斗派,会玩枪,能杀了卢卡,个人能力完爆迈克,他忌惮桑尼诺,但迈克他可以完全制服。
科里昂家族也进行一次会谈,迈克言简意赅,不能让索拉索活着。
看一下科里昂家族几个元老的反应。
桑尼一本正经
克莱门扎面带“笑容”
泰西欧哈哈大笑
汤姆满脸惋惜
        桑尼诺表情严肃,他了解迈克的为人,汤姆的表情里写满了痛心疾首(我在后文会详细解答),两大首领克莱门扎,泰西欧,那表情就和看滑稽表演似的,十分不屑。
当麦克说出要刺杀二人的时候,电影表现得比较单一,小说里却精彩纷呈。
        “你以为我做不到?”
        迈克的话不带一丝情感,言语冷冰冰的,如果用现在话来说,就是“说完这话,霸气侧漏,脑袋上升出一道光环,上面写着:主角光环,闲人退散。”迈克说话的神态,语气,甚至露出的杀气都与老教父如出一辙,让众人收起了玩笑之心。酝酿的差不多了,作为第一配角的桑尼诺过来开始了胡吹模式,“我就知道你有种,我就等着你脱掉常青藤校服过来帮我,”
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。
        第一种压力是,教父被暗杀:因为人们太喜欢这个乐善好施彬彬有礼又不碰毒品的黑道大哥了;第二种压力是卢卡被暗杀:既凸显了敌人的阴险狡诈,又强化了敌人能力;第三种压力是索拉索的“拼命三郎精神”,刺伤教父不是目的,目的是杀死教父,赶尽杀绝;第四种压力是教父的两个配角儿子:桑尼诺急的哇哇乱叫却毫无办法,弗雷多目睹了父亲被人刺杀,嗷嗷大哭;第五种压力是,警察将迈克毁了容;第六种压力是,各配角不约而同嘲讽迈克。在这六种压力情况下,迈克爆发了。
        他杀死了黑吃黑的警察和索拉索,粉碎了索拉索的阴谋。教父第一个小高潮到此结束。紧接着,便开始出现第二轮的故事。迈克杀人后,逃到西西里,五大黑帮陷入乱战,各大家族均有死伤,没多久,老教父唐·维托·科里昂出院,五大家族开始“节节败退”。这时,桑尼诺死了。
        科里昂家族有个小女儿,叫做康妮,一出场便嫁给了卡洛,婚后,卡洛和康妮的感情出现问题,卡洛打了康妮。康妮去找教父,希望教父能教训一下卡洛。但教父没管,“你现在是别人的妻子,你应该听命于你丈夫,皇帝都不管夫妻之间的事儿!”
        教父不希望女婿进入黑道,所以没有给卡洛安排家族的生意。而卡洛本想利用与康妮结婚,加入科里昂家族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。但教父却安排他做正当生意,这让卡洛很是恼火。
结婚以后,康妮越来越胖,越来越懒,卡洛与唐妮出现矛盾,矛盾终于爆发,他打了康妮!自打了康妮后,卡洛也害怕教父报复,但教父很讲道理,没有迁怒于卡洛,不仅如此,他还给不允许康妮未经丈夫允许返回家门!教父的本意是好的,在教父的世界观里,西西里女人嫁给丈夫后,会当一个贤良的家庭主妇,全心全意帮助丈夫,他希望自己女儿也能这样对待卡洛。可康妮呢?康妮岁数最小,无论是她父母,还是哥哥,都对她疼爱有加,她无法无天已成习惯。因此,两个人的矛盾便越来越深。
        卡洛在外不得志,康妮在家不收敛,两个人先是争吵,继而打架,教父的“大度”,让卡洛无所顾忌,他对康妮越发恶劣,经常拳打脚踢,他将对科里昂家族的不满,都发泄在康妮身上。
桑尼诺知道这些吗?知道,但他不敢管,因为教父有言在先,谁也无权过问康妮的夫妻生活,桑尼诺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愿。康妮受不了这份委屈,去找桑尼诺。桑尼诺看见妹妹被打成这样,顿时怒了。他来到卡洛的记账簿,狠狠地揍了卡洛一顿。
        这顿打很奏效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卡洛不敢再碰康妮,不仅不打她,甚至不与她同房。
这时的康妮,已有七个月的身孕,她知道,一旦到了八月份,她将再也不能与男人缠绵了(原著里用的是ml),所以,她渴望与卡洛发生关系,可卡洛不喜欢,不去碰她,她不依不饶,终于惹恼了卡洛。
      Ps:电影导演也是牛逼,这一段他愣是用另一种方式拍出来了。
      康妮请求卡洛干她,卡洛不同意,康妮便发起疯来,最终,卡洛还是干了康妮,不过这个干是真正意义上的“干”。康妮被卡洛打了后,她给家里打电话,桑尼怒不可遏,开车去找卡洛。
这张图和故事不谋而合
        结果,桑尼在收费站,被人乱枪打死。桑尼死了之后,老教父重新出山,他提出“和解”。为了表示诚意,老教父特意让“谈判家族”来当调解人。谈判家族也是意大利人,在当地有很大势力,但墨索里尼上台以后,整个家族受到打压,于是来到美国,他们和其他意大利人不同,他们心狠手辣,“一根筋”,但家族观念极强,但凡有人如果伤害到他们家族中人,他们会不惜一切找对方家族报仇,哪怕对方家族十分强大——当初他们可是和意大利政府对着干的!
        因为这种行事风格,他们成了黑帮谈判的担保人。在这次会议里,老教父提出了两点基本要求,和一个小小请求。第一点要求,停止战争,塔塔利亚家失去了一个儿子,科里昂家也是如此。战争继续下去,对每一个家族都是致命的打击,这只会让美国政府开心。塔塔利亚家族的首领担心教父科里昂会复仇,让科里昂做成承诺!
        科里昂笑了,“复仇能让我的儿子死而复生?复仇只会引来更多的眼泪和牺牲!”老教父这番谈话实在太过震撼。不过这段话应该结合上面的一段剧情,那就是教父得知桑尼的死讯,请求殡仪馆老板将桑尼的脸复原时。我强烈建议没有看过电影的,都应去看一看。
        老教父五次皱眉,满脸痛苦,黑色的背景,将人物表情进行特写,没有任何背景音乐,只有演员的台词和表演,这一段真的很让人动容。
        第二点要求,老教父答应了索拉索当时提出的条件。在五大家族都赞成毒品生意的前提下,老教父选择避其锋芒,同意提供政治庇佑,教父科里昂利用手中的政治关系,提供给毒品贩卖保驾护航。并且,老教父发誓,绝对不会为桑尼报仇!绝对不会挑起战争,不过,他也有个很“自私”的要求。
这表情太细节了!
        他希望迈克安全返回美国。虽然是小要求,但教父对此却十分执着,他希望他儿子平安回来,回来之后,不会受到任何指控,不会受到任何暗杀。否则“我会怪罪于房间内的人。”
        这句话的英文很有意思,但我英语水平太差,就不给各位翻译,各位可自行翻译一下。教父的意思很明显,如果你们想对付迈克,那么我就开战。家族聚会结束后,老教父在车里对汤姆黑根说,“我终于知道我的敌人是谁,塔塔利亚是个蠢货,他杀不死桑尼诺,原来,一直都是巴西尼……”
回到迈克视角。
        杀人之后,迈克逃亡,藏匿于当地的一名黑手党的家中。
        这里要说一件事儿:Don是谦辞,维托·科里昂,所有人都叫他“Don”,小说里,翻译成“唐”,在原著中,教父多次说桑尼诺不能成为下一个“唐”,这个“唐”不是他的名字缩写,而是一种身份,一种职位。迈克在西西里爱上了漂亮的阿波罗尼亚,并与之结婚……在迈克刚来西西里的头六个月,迈克一直在想凯,当他知道自己三年之内无法回到美国,而凯又音信全无,这才开始了第二春。
阿波罗尼亚在某方面唤醒了迈克心中的一丝美好,但很快,这丝美好便被抹杀了!迈克的保镖背叛了他,在他车里安装上了炸弹。保镖的种种反常行为让迈克有一丝不安,可他不清楚这不安!当他看见保镖鬼鬼祟祟逃跑时,他终于意识到这不安是什么了,他看见阿波罗尼亚坐在汽车上,开始鸣笛。
        “你站在那里别动,我过去接你!”
        “不!别动,车里有炸弹!”迈克在情急之下说了英语,阿波罗尼亚没有听懂,发动了车子。
        爆炸声将车子掀飞,冲击波将迈克掀晕过去。
        等迈克醒来,阿波罗尼亚还有阿波罗尼亚腹中的胎儿都已化作灰烬……
        在这死灰之中,再一次燃起了迈克的复仇之火!
        在美国这边,老教父得知其他家族已停止对迈克的控诉后,他还不放心,因为警方不会就此死心。有一天,有人来找教父帮忙,原来,某一家族当中,有个年轻人,犯了错,即将被判死刑。
这年轻人脱离于家族,走“光明大道”,可后来他被警察欺压,他奋起反抗,杀死警察!他上过大学,受过良好教育,他的一切与迈克不谋而合。老教父找到这个年轻人,允诺了一大笔钱,并答应年轻人照顾他的孩子!他唯一的条件是,让年轻人承认杀害警长。年轻人知道必死无疑,又感恩于教父对他家庭的帮助,替迈克顶了罪。又过三个月,迈克才从西西里返回纽约。凯一直对迈克念念不忘,有一天,她给迈克的母亲打电话,迈克的母亲告诉她,“迈克回来了,回来六个月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他既然回来,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现在知道了,为什么不过来?”迈克的母亲说话很直接,“你让司机来林荫路,说给他两倍价钱,你不用付钱,他们会付。”
        凯想矜持一下,迈克的母亲却挂了电话。当凯纠结于自己为什么还对迈克死心塌地时,她已座上了去林荫路的出租车。
        原著里,两个人的见面属于日本电影范畴。大抵上是这样的。
        凯:“自你离开这两年,我一直没碰过男人。”
        迈克:“我信。”
        凯:“既然你回来了,我可不能放过你。”
        凯对迈克说,自你离开以后,我再也没碰过男人,于是就问迈克,迈克没有撒谎,但也没说阿波罗尼亚的事儿,迈克说,我没有。他说完这话,感觉凯浑身僵硬(怎么感觉的??两个人在床上怎么感觉的,纯洁如我,并不知道怎么感觉的),便道:“可我回来这六个月,再也没碰过别的女人。”
        迈克帮着老教父,老教父身体虚弱,病的很严重,处于半隐状态,他不再过问家族的生意,躲在林荫路的巨大房子里,一门心思种番茄和辣椒,还将这些农作物分给泰西欧和克莱门扎。
与老教父的无作为不同,让五大家族越发猖狂,联合鲸吞科里昂家族的产业,对此,迈克不闻不问,一副以和为贵的姿态。对此,克莱门扎和泰西欧十分不满。
        在一次会议上,克莱门扎因产业被其他家族吞并,希望迈克开展,迈克让克莱门扎不要轻举妄动,这一举动激化了他与克莱门扎的矛盾,克莱门扎想要“单飞”。
当时,老教父维托白手起家,克莱门扎和泰西欧便是他的左膀右臂,科里昂家族,有一半的功劳,是泰西欧和克莱门扎的!他们不是教父的教子,而是兄弟,是手足,是合作伙伴!
面对克莱门扎要单飞的要求,迈克没有办法,老教父站出来,对克莱门扎说:“我想请你,像相信我一样,相信迈克,再给他一段时间,不会太久……”
这句话很伤感,我以后会分析,请标记!与此同时,迈克提出了另一项人事任免,他罢免了汤姆·黑根。
取代汤姆军师位置的人明着是卡洛!其实是老教父维托。
        汤姆最大的心愿就是当军师,面对自己苦心孤诣建立起来的一切成就毁之一炬,汤姆表现得极为痛苦。他知道迈克暗中培养了一批人,也知道迈克不像他表现得那么懦弱,可他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出局了。迈克回答的很干脆,不需要你了。老教父实在看不过去,替迈克圆场,他告诉汤姆,你有更重要的使命,但他没解释太多,后来,汤姆去拉斯维加斯当律师,最后,他明白了自己的使命……
        迈克麻痹了五大家族的所有人,变卖家族产业,只身来到拉斯维加斯,他的哥哥弗雷多,在莫格林手下办差,而他就是要来收购莫格林的产业。
        当科里昂家族争风光时。莫格林不敢随意调侃迈克,可是,科里昂家族经过一系列事故,声望大不如前,莫格林也开始狂妄放肆起来。注意看莫格林的态度,他手搭在迈克肩膀,嘴里调侃迈克脸上的伤,显然是没将科里昂家族放在眼里。迈克提出要收购莫格林的产业,并和约翰约定,让他来这里表演节目,弗雷多吃了一惊,质问迈克“为什么收购莫格林,我怎么不知道?”
莫格林知道迈克想收购他,恼怒起来,并当面斥责了弗雷多,这让迈克大为恼火。迈克提出莫格林不尊重弗雷多,莫格林说,弗雷多将他赌场里的所有小姐都弄怀孕了,他不得已才教训一下弗雷多(当众打嘴巴)。迈克面无表情。
        莫格林心里有些害怕,色厉内荏地说自己帮助了你们科里昂家族,而现在,你们科里昂家族已经不行了!
迈克和老教父一样,说出了一句,“你回去好好考虑价钱……”
        弗雷多央求汤姆,说汤姆是军师,希望汤姆能和父亲说说情,不要收购莫格林。迈克怒了,对弗雷多说了一段恩威并施的话,“你是我哥哥,我一直爱你,但永远不要和外人一起对付家里人。”
来到走廊外头,迈克对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保镖奈里说,你知道了吗?
        奈里拍了拍脑袋,“已经拍了照!”
        由于莫格林拒绝了迈克的“合理要求”,没过多久,便离奇死亡,而杀死他的,便是奈里。说一下奈里,如果我不说,一般人许不知道奈里是谁,先看一张照片。刺杀巴西尼的就是奈里,他是迈克的卢卡。
        奈里本来是一名警察,伸手矫捷,有很强的正义感,在他的辖区,犯罪率几乎等于零。他不知道“水至清则无鱼”这句话,只知道遵守自己的准则!他强硬的正义感,最终给他带来了麻烦,警察内部开始整他,让他犯了法。奈里并不担心,他觉得自己是警察,一直履行警察职责,就算有过失,到监狱也会受到照顾。但是,还没等他到监狱,他便已受很多特殊照顾了。他结过婚,他老婆的父亲认得维托·科里昂,知道再这么下去,奈里必死,便去找教父帮忙。老教父一下子就相中了奈里,他利用手里的政治关系,将奈里救了出来,并且给了他一笔钱,说是欣赏他的为人。奈里在牢里这些天受尽侮辱,这让他以往建立的道德体系瞬间崩塌,他以前是不接受一点罪犯金钱的,这一次,竟堂而皇之的接了教父的钱!他感谢维托的帮忙,答应去科里昂家族做事。他出山的第一件事儿,便是莫格林!莫格林是拉斯维加斯的黑社会头领,身边手下众多。但没用一周时间,莫格林便被奈里宰了。奈里的手段干净、利落,没留下任何警察找到的痕迹,却处处让人感觉就是科里昂家族干的!
        老教父,终于快不行了,正如我前文提到过的那句,“不会太久。”
        这是电影里处理的剧情,其实,老教父死的时候很安详,他早已将一切与迈克商量妥当。
        迈克继承了科里昂的一切,他问教父,“什么困扰着你?”
        多图预警……
        老教父一直不希望三个儿子走黑道,桑尼诺喜欢这条路,弗雷多是个草包,走不了别的。迈克精明能干,可以把家族发扬光大——走科里昂州长之类的发扬光大!
可是,一切都因为老教父遇难而出现差错。所以,当迈克问“是什么困扰你”时,老教父是如此的痛苦。
        纵观老教父的一生,都是在为生计奔波。他十二岁便被仇人追杀,后来又成了唐,继续被人追杀,临了还被中了五颗子弹,但是老教父不后悔。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”,这是他的口头禅,他只是不希望子孙们也和他一样,是那些被人牵线的玩偶,他想改变这件事儿,他知道单凭黑道,是无法改变的,所以,他拼命想洗白。但他实在无能为力,所以,他将希望寄托在迈克身上,可因为他被人刺杀,迈克又走回他走的道路,所以,他才觉得痛苦。
        当迈克说我能应付的时候,教父又更觉得痛苦了。这一切包括后来精彩的刺杀,看上去是迈克做的,其实,一直都是老教父做的局。他在黑帮会议里,隐忍了一切,甚至不为儿子报仇!
那个时候,教父已经知道,想要给儿子报仇,想要让科里昂家族继续存活,只能依靠迈克,所以,他不给已死的桑尼报仇,而是将所有的财富与精力,都压到迈克头上,因此,他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让迈克平安归来!迈克回来之后,要报仇,要让科里昂家族重新站起来,这就代表着杀戮,而这一切的罪,都将由迈克承担。老教父做出了承诺,他绝对不会对五大家族动手!迈克谨遵老教父的承诺。当克莱门扎和泰西欧提出要给五大家族颜色时,迈克选择隐忍,因为他要遵守老教父的承诺。老教父对克莱门扎和泰西欧两位伙伴说,“用不了太久”,其实说的是,“用不了太久,我就死了,到时候,迈克会解决一切。”
        还有一件更令老教父痛苦的就是家族内的叛徒。迈克一直调查桑提诺的死因。桑提诺是被卡洛害死,这种叛变是家族不允许的,所以卡洛必须死,而卡洛是自己的女婿,是自己孙子,孙女的父亲,老教父下不去手。克莱门扎和泰西欧中有人背叛教父,投靠了敌人,教父知道,但他还是下不去手!
        所以他痛苦,但是他的一切痛苦,随着他的死亡,最终都烟消云散了。
        老教父死了。泰西欧在老教父的丧礼上,来找迈克,提出巴西尼想要和解!谁也想不到泰西欧是叛徒,迈克和汤姆没想到,因为泰西欧克莱门扎是教父的伙伴,他们三个人创立了科里昂家族!
但我想,教父是想到了!
        在影片的最后,隆重而庄严的教廷中,光与影相互交错,一方面是接受洗礼代表圣洁的新生婴儿,另一方面是毫无人道的血腥杀戮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